时时彩票平台

职工艺苑
​【诗歌】泪 花
公布工夫:2019-11-08 文章泉源: 作者:□ 孟召然 阅读:

 

我小的时刻

父亲总是那么地辛劳

上井后拖着疲劳的身材

去野外里寻觅

收割后遗漏的小麦、玉米

或许地瓜、豆角

懂预先

望着妈妈满眼的泪花

我终于晓得

那是生涯所迫

真的需求

长大后

我也成了一名矿工

八百米井下

怎样也找不到

如父亲说的:

只能匍匐的掌子面

和“耍大铲子”的锨镐

启动按钮

采煤机组

像兵士听到了冲锋号

在五六米高

几百米长的事情面上

行进、奔驰

滔滔乌金

一起欢笑

与阳光蜜意地拥抱

衰老的父亲

看到这些转变

满脸泪花

冲动地说:想不到、想不到

现在,我面对退休

父亲也逝世多年

明天,我向您报告请示:

绿色矿山

生气勃勃、到处花香

小桥流水、喷泉绽放

一步一景、四序芳香

智能矿山

井上操纵、平安保证

缆车运转、班下班往

机器欢唱、乌金流淌

那是您“攉煤年月”

百倍千倍的产量

幸福矿山

效益增进、购车买房

旅游调理、月月常常

作废日班、享用月光

爱人不再孤独

情侣不再难过

温馨充溢矿区

快步奔向小康

父亲,您听到这里

肯定是为矿区的生长

热泪盈眶

否则,天空中

怎会此时下起小雨

暖暖地飘荡、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