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票平台

职工艺苑
【散文】地狱草原巴尔虎
公布工夫:2020-07-31 文章泉源: 作者:□ 张永杰 阅读:

 

天蓝、水清、草绿、奥秘、长远、广博,呼伦贝尔巴尔虎草原是中国最美的草原,被称为地狱草原。它是南方游牧民族的摇篮,一代天骄的故地,置身此中,让民气旷神怡,如痴如醉。

放眼望去,绿茵如毯、漫无边沿,绿得那么迢遥,绿得那么地道,就像一幅用绿色渲染的中国画平铺在地上,一碧万顷。蓝天白云相依下,芳草碧连天,清闲游走的牛羊,牧人的歌声在飘零。和风卷绿浪,点点斑斑,吹来暗花香,打扮这绿色陆地,韭斑白茫茫,赤橙青兰紫,另有火红的萨日朗,一切的花开得自由自在。雪白的蒙古包散落在河畔,像星星一样粉饰在广漠的草原上。羊群一会上了绿色小丘,一下子又上去,走到那里都给无边的绿毯镶嵌上朵朵游走的白云。踏步草原,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感受非常美好,连氛围都分外苦涩,熏染得你没有了任何的邪念。

四蹄翻滚,长鬃飞扬,随着牧人的哨声,从悠远的草原深处,一群蒙古马浪潮般势不行挡从地平线上奔驰而来,那如闪电般的身影,跨过乌尔逊河,追逐夕阳,自在驰骋在碧草蓉蓉的草原上。履历了光阴的洗礼,超过了光阴的隧道,蒙古马用它那富丽的身躯托起了马背上的民族,巴尔虎草缘故原由蒙古马而生气发达,祥瑞安定,蒙古马威武、无畏,魅力怪异,俨然成为了草原上的保卫神。

巴尔虎草原的丰美,离不开生命之源,起源于蒙古国肯特山的克鲁伦河和属于额尔古纳河水系的乌尔逊河孕育着这片草原,它犹如人体里的毛细血管。草原铺展到那里,它就流淌到那里,时而气焰广大,时而幽静清白。蜿弯曲蜒的河水,就像一条阿娜多姿的绸带,舞动着蓝色音符,悠然游走在葱茏如玉平展无垠的大草原上,掬一捧清亮的河水触碰钉子尖,沁民气肺的感受在心底流淌。生生不断的克鲁伦、乌尔逊河,庇佑着这片草原,滋养着草原的生灵,使其生气勃勃 。

夕阳似血,霞光满天。在斜阳的照射下,草原被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蒙古包里永久是额吉的辛勤,黄灿灿的草地上飘零着袅袅炊烟的滋味,遮手远望,鞭儿扬起,马儿嘶鸣,像棕色的闪电划过草原,牧归的男人闻到了奶茶的幽香另有额吉的慈祥。夜幕来临,幽蓝幽蓝的天空中,粉饰着有数星星,一眨一眨的,好像在约请远方的主人请到草原来漫游。更阑更深,远处,忽然隐约飘来马头琴和长调的声响,沙哑、婉转。于是,淡淡浓浓的乡愁犹如潮流冲洗着孤寂的心海。安谧的草原之夜,是一个诗情画意的昏黄之梦。

神奇魅力的巴尔虎草原,不是地狱,胜似地狱。古时以出玉人而著称的蒙古族弘吉剌部落曾游牧于此,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母亲诃额伦、老婆孛儿帖都出生在此地,成吉思汗便是在这片草原迎娶了优美的孛儿帖。一望无边的巴尔虎草原承载着蒙古族厚重的汗青,也在誊写着美妙的将来。